野生毛皮的种类

全世界所有的毛皮交易中,野生毛皮占到约15-20%。

很多种群数量繁多的毛皮种类都用于交易,但是最常见的是下面这些(按字母顺序排列):

北美河狸(Castor canadensis)、郊狼(Canis latrans)、 貂(Mustela erminea)、灰狐(Urocyon cinereoargenteus 及 Pseudalopex griseus) 及红狐 ((Vulpes vulpes)、西伯利亚貂(Mustela sibirica)、貂鼠(Martes americana)、水貂(Mustela vison)、麝鼠(Ondatra zibethica)、海狸鼠(Myocastor coypus) (主要来自南美和北美)、新西兰袋貂(Trichosurus vulpecula)、浣熊(Procyon lotor)、俄罗斯黑貂(Martes zibellina)、俄罗斯及中国松鼠(Sciurus vulgaris) 以及中国鼬鼠(Mustela nivalis)。

野生动物管理项目

对于大多数的野生毛皮种类,毛皮的取用都是作为野生动物管理项目的一部分进行,这些项目由政府监管,听取动物生态学家的意见并在他们的监督下开展。

如果栖息地环境适宜,毛皮动物可以无限制地繁衍,每年收获大量毛皮而不威胁到种群的生存。

对于任何种群而言,过度繁殖都会造成生态不平衡,带来许多负面影响。野生动物尤其会超出栖息地每年能提供的环境支持。如果没有细致的管理,以下问题就会出现:

对动物的影响:数量的增长会造成食物短缺,种群处于饥饿状态。

洪水:麝鼠会毁坏堤坝。在比利时和荷兰就是如此,因此政府出资捕杀它们来控制数量。

土地管理:在美国,纽约州环境保护部的研究显示,河狸毁坏堤坝每年造成的损失超过六百万美元,包括冲毁田地,阻塞疏浚河道以及冲毁公路、铁路及桥梁等等。每年,美国全境因河狸造成的损失高达15亿美元。

病虫害防治:通过管理,也可以防止疾病的生成以及传染给家畜和人类。毛皮动物携带的病害包括莱姆病、梨形鞭毛虫病、蛔虫病、猫疥螨、犬瘟热及狂犬病等等。

如果管理得当,毛皮动物还可以给其他野生动物种群带来益处。比如,北美河狸的堤坝活动为其它很多稀有或常见的物种提供了理想的栖息地。在俄罗斯和加拿大,对狼群数量的控制减少了对驯鹿种群的伤害并且帮助其它稀有和濒危物种恢复数量。作为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具有投票权的成员,国际毛皮协会(IFF)支持毛皮行业对“数量繁多的种群的可持续利用”。

 

支持偏远地区的生活方式

作为一种自然资源,野生毛皮动物一直为人类提供食物和衣物。今天,它们对于那些居住在偏远和农村地区的人们来说尤其重要。它们使得这些人群保持传统的生活方式,并且为他们带来现金收入。

这些人群是日常的自然保育者,野生动物栖息地的“耳目”。通常,他们最先识别并报告周围环境中的风险,比如疾病、污染以及规划不周的发展项目等等。

一些野生毛皮动物,比如河狸和麝鼠,也为原住民和偏远的居民提供食物。不作为食物的部分会返回到自然环境中,作为其它动物的食物,所以这样就没有任何浪费。

 

对野生毛皮交易的支持

“对于墨西哥湾沿岸的路易斯安娜州而言,保护野生动物的关键是栖息地。如果管理得当,加强对沼泽地的保护,包括对毛皮动物的捕猎,我们就可以为千秋万代提供可持续的资源。”

— Greg Linscombe,路易斯安娜野生动物与渔业局生物学家

“对于野生动物种群和它们所倚赖的生态系统而言,栖息地保护是保持它们生存能力的关键。不同于对栖息地的破坏,有规划的捕猎是一种可持续利用野生动物资源的方式,并且不会以任何方式威胁到任何野生动物种群的持续生存。”

–东北地区毛皮资源技术委员会

“很少有人懂得原住民以怎样的方式成为自然的一部分。世世代代,我们使用大地上的动物、鱼类、植物和水资源。我们受这环境的哺育。通过我们的生活,我们把传统技能和价值观传递给我们的孩子。

但是有些人,从来没见过我们这里的环境,而想毁坏我们的生活。他们已经离自然环境太远,自以为是地认为应该把我们的家园从任何威胁中拯救出来。他们认识不到,他们自己就是对我们最大的威胁。

将毛皮动物的种群数量保持在健康水平,对于我们而言不仅仅是社会良知的问题,还关系到我们的生存。”

–育空印第安人委员会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