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皮业的伦理

对于国际毛皮协会 (IFF) 和国际毛皮产业的所有成员来说,动物福利是重中之重。动物福利和动物权利在理念上有重大区别。动物福利指的是动物应当不受痛苦,而相关的责任则在于人类。动物权利指的是动物享有的权利完全独立于人类,因此人类无权把动物当做食物或衣物使用。

毛皮业对动物福利的尊重,既出于政府的法定要求,也出于自愿,并且经常超出法定的最低限度。对于动物福利和动物权利,敬请阅读了解更多。

反毛皮团体拒绝倾听这个信息。很多反毛皮运动和个人并不致力于改善动物福利,而只想基于理念将毛皮行业整个废除。大部分反复出现的对于毛皮行业的误解都可以轻易破除。

养殖场的动物是受保护的,以此远离疾病和不健康的生活条件。想想这一点吧。因为养殖场的目的是提高产品质量,更好地销售。这就保证了对动物的照顾,以此产出最高质量的毛皮。有大量的法律法规来规范全世界的动物养殖及捕获,可访问我们网站的动物福利部分获取更多信息。

透明

近年来,毛皮产业已经变得越来越透明化。很多欧洲国家,包括丹麦,都已经实行了“开放农场”政策,鼓励公众到农场参观,亲眼目睹那里的福利标准。这种做法通常是为了破除对于动物所受照顾、所处条件以及农场整体运作的误解。请观看下文视频,更多了解养殖户。

动物福利与动物权利

Wild Fur Trapping, We Are Fur

这两者也许听上去相似,但其中差别巨大。动物福利指的是,动物受到很好的照顾,可以得到清洁的水、有营养的食物、房屋遮蔽、兽医照顾,等等。大体上,动物福利指的是养殖户或者动物的主人根据最新的科学知识和做法承担起照顾动物的责任。动物权利指的是动物拥有权利,与赋予人类的权利相似;动物完全独立于人类,因此人类无权以任何方式使用动物。

也许这听起来过于学术,过于复杂,简单而言,这里指的是人类不能以任何理由使用动物—从来也不能。而动物福利大体上承认使用动物是可接受的,前提是动物不遭受可避免的痛苦以及人类尽最大可能保证它们的舒适健康。

动物权利团体经常呼吁的是停止使用肉类、皮革、羊毛、奶制品、丝绸、动物医学实验、导盲犬、赛马,以及–很多情况下–宠物。

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会同意,我们有权利就影响我们生活的事项作出选择。比如,没人会想到强迫一个纯素主义者吃肉。这是他们的个人选择,因此应当受到尊重。

然而,很多动物权利倡导者无法尊重他人自行作出选择的权利,他们有些时候要求政府“禁止”动物产品的生产和交易,包括毛皮制品。在我们 “选择的自由”部分(这里是到IFF的链接),你可以了解更多信息。

选择的自由

ethics of fur farming, we are fur

皮草行业高度尊重选择的自由。皮草是一种奢侈品,因此在这个历史悠久、高度工艺化的行业,商家依赖于公众穿用皮草的选择。我们尊重这样的自由,即我们自己决定如何生活:见什么样的人,去什么样的地方,穿什么样的衣物。在这些方面,每个人都应该有自由选择的权利,因此我们从根本上反对那些限制或禁止人们自由做出决定的呼声。

皮草反对者在媒体和网络上发声时,经常呼吁要“禁止”皮草制品。无论是关于贸易、养殖还是从大量种群中捕获,从这些反对者的言辞中我们读不到太多,但他们却提议要从法律上制裁与皮草相关的活动。现代社会,有些领域我们的选择范围很广,而在其它一些事情上就受限得多。这种“要么全部,要么没有”的世界观,即对自己不喜欢的事物就立刻呼吁禁止,是不成熟、不宽容的,在我们看来是一种不受社会欢迎的态度。

环境及社会可持续性

一件事物,如果对环境的要求可以得到满足,并且不影响到环境满足所有人良好生活的能力(包括现在及将来),那么它就是环境可持续的。

毛皮动物养殖是一种现代、高效的过程,已经形成了对其它产业(比如蛋类、奶酪、鱼类和肉类)废物的最佳利用来喂养毛皮动物。生产链的另一端,毛皮动物产生的废物,包括粪便、脂肪等等,可以用来生产生物燃料、水泥、药品、肥料等等,将毛皮养殖对环境的影响减到最低。

野生毛皮来自遍布北美和俄罗斯的动物种群,这些种群数量巨大,每年有余量可供捕猎,如果计划得当,不会给种群数量造成负面影响。联邦、州、省和地区各级政府对可持续捕获进行管理,方法是发放捕猎许可证,且捕猎手段和季节都有严格限制。

毛皮的保存(称为硝染),同其它任何使用化学品的过程一样,也是严格管理的。政府会频繁地视察,确保产品的产出和任何的排放都符合最高标准。这个过程需要盐(从排放中滤出)来保存毛皮以及锯末来清理毛皮。然后,锯末还可以再次使用,为拉伸等机械工序提供能源。硝染工人都具有高超的技巧,且高度重视工序的可持续性,最新的举措包括开展独立机构认证等等。

社会可持续性比较难于定义。毛皮产业在全球大约雇用一百万人,每年与皮草有关的经济活动价值达到数百亿美元,缴税数额巨大,并且为农村居民带来了大量收入。毛皮生意大多为家庭式,因手艺代代相传。毛皮业也使得很多原住民得以保持传统的生活方式(如因纽特海豹猎者),并且在一些气候极为恶劣的地区为家庭提供保障。

这种可持续性的另外一个方面是,社会公众根据诸多因素—社会相对成本、公众意见等等—决定哪些活动和组织是被允许的,而哪些不能。皮草行业面对反对意见多年,仍然能够拿到“运营许可”,即是一个明证,同时也说明需要做的工作还很多,尤其是在与公众沟通方面。

为了一直保持这种“运营许可”,我们需要继续审视和提高福利标准,改进工艺流程,提高产品质量并且向消费者和广大公众展示我们的环境和社会可持续性。

有兴趣参观养殖场?

Fur Farming News

如有意参观养殖场,填写表格,IFF工作人员会与您联系,告知可参观的地点。

X